踏遍青山人未老,风景这边独好

首页 > 西安周边 > 游记 > 走进红色照金 找寻革命初心

走进红色照金 找寻革命初心

作者:为世界点亮心灯来源:网页时间:2019-07-06

在西北革命历史的天空中,照金、马栏等一个个典藏红色记忆的地名,犹如一颗颗绽放耀眼光芒的红星,令人敬仰、令人向往。七一前夕,我有幸走进这片红土地,亲身触摸历史的痕迹和温度,感悟历史的崇高和厚重,完成了一次缅怀先烈、找寻初心的旅程。

在西北革命历史的天空中,照金、马栏等一个个典藏红色记忆的地名,犹如一颗颗绽放耀眼光芒的红星,令人敬仰、令人向往。七一前夕,我有幸走进这片红土地,亲身触摸历史的痕迹和温度,感悟历史的崇高和厚重,完成了一次缅怀先烈、找寻初心的旅程。

早晨乘车出发,经过近四个小时的路程,我们抵达陕西富平县城。这个寓意“富庶太平”的名字,听起来亲切而美好。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习仲勋的陵园就在县城的怀德公园。走进公园,眼前一派绿意盎然、清静幽雅的气象。陵园内则更是庄严肃穆、简朴大方,松柏叠翠、气聚风藏。习仲勋同志的石刻座雕像,座落在陵园中央,遥望青天,大气磅礴。前方,有伟人毛泽东赞习仲勋同志的石刻“群众利益在第一位”。雕像背面,有习仲勋夫人齐心老人敬录的习仲勋语“战斗一生,快乐一生;天天奋斗,天天快乐”,字迹娟秀大方,读之肃然起敬。我想,这应该是习仲勋同志革命一生的高度概括和生动写照吧!

接着,我们来到对面的习仲勋纪念馆。习仲勋是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,党和军队卓越的政治工作领导人,是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创建者和领导者之一。他年仅13岁就加入共青团,15岁在国民党的监狱内转为中共党员,19岁即领导发动了震惊陕甘的“两当兵变”,20岁就参加创建照金根据地,21岁当选为陕甘边苏维埃政府主席,从此走上了职业革命生涯。不论是在革命战争时期还是和平建设时期,他始终坚持把党的利益放在第一位,一辈子甘做人民的老黄牛。革命战争年代,他投身兵运,为延安把守南北大门,经略西北,军民一心;社会主义建设时期,奠基西北发展,倾力国事十载春秋;改革开放之初,倡建经济特区,杀出一条血路,奉调回京,勤政为民。毛泽东赞誉他是“从群众中走出来的群众领袖”。纪念馆内的大幅照片,真实、详细地记录了他不同时期工作、生活的精彩瞬间,历久弥新,十分珍贵,将永远地定格在历史的坐标里,印刻在百姓的记忆里。

随后,我们来到淡村塬习仲勋同志故居。在一片疏密有致、长势喜人的桃园的掩映中,一座农家小院出现在面前,无论是青砖石条、泥墙茅顶,还是土炕灶台、旧式用具,一切都那么普通简单,古朴感人,弥漫着浓厚的乡土气息,依稀可以想见幼年的习仲勋在这里生活、游戏的场景。习仲勋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农家子弟,1913年10月15日出生于这个院落里。据讲解员介绍,习仲勋的童年时代,家中虽然是粗茶淡饭,但那时他的祖母还健在,叔叔住的地方不远,十几口子的大家庭其乐融融。父亲习宗德“宽厚而又性格刚直”,信奉“严是爱、宠是害”的教子格言,母亲生性贤良,勤劳朴实。在严父慈母的教导下,身为长子的习仲勋养成了忠厚、友善、勤劳、忍让、负重、耿直的品德。87年前,年仅17岁的习仲勋从这里告别了生他养他的亲人和朝夕相守的故土,投入到了终生为之奋斗的革命事业中,自小养成的这些个性品德伴随和成就了他的一生,也影响和熏陶了无数的人。

下午3时许,我们到达照金革命纪念馆。始到照金,眼前的景象让我有些吃惊—这个始建于1993年的“红色旅游纪念地”,不像传统印象中的革命老区,反而是一座风景秀美的小镇,到处绿荫遮地,鲜花盛开。毛泽东曾说,“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。”我想,照金就是这样的“星星之火”。照金一带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,四面环山,沟壑纵横,山势雄奇,地形险要,退可据险打游击,进可出山占渭北、威逼西安,历史注定要在这里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。20世纪30年代刘志丹、谢子长、习仲勋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这里保存住了革命的火种,建立了我国北方地区第一个山区革命根据地,并最终点燃了西北民主革命的燎原之火,成为西北革命的摇篮,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光辉绚丽的篇章。当时曾有“南有瑞金,北有照金”的说法,足见地位之重要,作用之突出。

沿着纪念馆侧面的台阶徐徐而上,抬头仰望,雄伟的纪念碑巍然矗立在半山头,俯视着前方的照金纪念馆和照金广场。纪念碑高33米,象征着1933年照金根据地的建立,碑上镌刻着“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的英雄们永垂不朽”16个大字,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。我们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,在纪念碑前向革命先烈敬献了花篮,默哀鞠躬,并重温了入党誓词,心中陡增了作为一名党员的自豪感和荣誉感。回头眺望,西边山巅的“照金”两个大字遒劲有力、分外醒目,一把火炬正在熊熊燃烧、光焰四射,象征着照金精神烛照后世、传承百代。巍巍青山作伴,潺潺流水相依,白鸽在低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,游人在广场上露出惬意的笑容,那些长眠于此的英烈如果泉下有知的话,可以得到告慰了吧!

在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照金纪念馆里,工作人员为大家讲解了陕甘边根据地从武装斗争、创建革命根据地、再到照金苏区的历程,我们认真聆听革命故事,并拍照纪念。纪念馆内一件件红军用过的麻辫手榴弹、枪支残件、刀具、军号以及生活用具等,都在向人们诉说着一段段浴血奋战的革命史和峥嵘岁月,我完全被那一帧帧凝固在图片中、一件件陈列在展柜里的战争印记震慑住了。

位于后山的薛家寨,海拔1600余米,重峦叠嶂,地势险峻,充满传奇。来到谷底,有一座石桥,桥头插着几面“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六军”军旗,在风中猎猎作响,平添了几分雄壮。到了山门,面前壁立千仞,密林深深,即便现在修建了台阶,也非常陡峭,最陡处险象环生,让人望而生畏、不敢迈步。而当年,红军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穿行山上,危险可想而知。沿着陡峭的台阶,攀着结实的铁索,我们艰难地向顶峰进发,不禁为革命先烈理想之高、意志之坚、革命之苦震撼、折服。大约一小时,我们登上了薛家寨革命旧址,站在当年英雄们誓死捍卫的高地上,天朗风清、峰峦葱郁,忍不住心潮澎湃,被脚下这片土地的厚重、这片土地的悲壮所感染,不由得想起毛泽东那首《菩萨蛮大柏地》中豪迈的句子:“当年鏖战急,弹洞前村壁。装点此关山,今朝更好看”。 1932年秋,中央陕甘边区特别委员会和陕甘边区革命委员会进驻薛家寨。相传薛刚反唐时曾屯兵于此,因而得名。

红军在此修建工事,据险筑堡,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薛家寨成为陕甘边区党政机关的驻地、红二十六军和各游击队攻守回旋及休整的后方基地。同时,又是照金革命根据地的政治、军事、经济中心。放眼望去,一片深山老林和悬崖峭壁间,4个寨洞被一道山梁贯穿相连,周围都是悬崖峭壁。在这些寨洞中,红军先后建起了兵工厂、被服厂、医院、仓库等后勤基地。修建了寨楼、堞墙、战壕、碉堡、吊桥等防御工事。历经风雨的磨砺和岁月的消蚀,寨上红军驻守时的四孔崖洞仍然保存完好,寨前悬崖上修筑工事时所开凿的小路、石桥、吊桥及石砌寨门的痕迹清晰可见,洞内当年红军住过的土炕似乎尚有余温。作为陕甘边民主政府的驻地,先辈们在这里运筹帷幄,领导武装斗争,打土豪、分田地;面对敌人的疯狂围剿,拼死坚守,最后不得不沿山后绝壁撤离,陕甘边区游击队总指挥李妙斋不幸牺牲,多名女游击队员遭遇敌人威逼,跳崖遇难。此情此景,我不禁为之悲怆,同时也为之感愤。如今,虽然战争的硝烟消散殆尽,但红军的精神不会远去,必与巍然屹立的薛家寨同在!

结束照金之行,我们驱车前往马栏。马栏革命纪念馆位于陕西省咸阳市旬邑县马栏镇,距旬邑县城53公里,属陕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全国100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之一,省市县爱国主义教育、革命传统教育基地。翻开中国革命史卷,马栏以其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法制、军事、政权建设的卓著功勋而彪炳史册、辉耀神州。革命战争年代,被誉为陕甘宁边区的南大门,中国革命英才培养的摇篮。

此时正值晌午,烈日当空,白云成堆。我们精神抖擞地走进马栏革命根据地纪念馆。从1937年2月陕甘宁边区关中特区党政军机关迁驻旬邑马家堡起,到1941年陕西省委、关中分区机关分别迁驻旬邑马栏,马栏从此成为中共陕西省委、关中地委首脑机关驻地和首府,并成为陕西国统区地下党组织一切工作的策源地和指挥中心。1945年7至8月,张宗逊、习仲勋在马栏指挥了爷台山反击战,彭德怀曾在马栏部署了西府战役。直至1949年5月各首脑机关迁离,马栏作为首府存在了十个春秋有余。这十年间,中共陕西省委、陕西省工委、中共关中地委领导分区军民广泛开展大生产运动、抗日救亡运动、人民支前运动及关中国统区工作,发展了生产和贸易,满足了革命根据地发展和军民所需,建立了广泛的统战关系,策动了众多武装起义,打破了国民党军的经济封锁和军事围剿计划,把马栏建设成了关中分区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。1946年至1947年,中共路东工委、路西工委、西府工委和河南省委、山西省委先后迁驻马栏办公,马栏曾一度成为陕西革命大本营。

这里曾是孕育中国革命英才的红色摇篮。抗日战争时期,为了提高革命干部的觉悟与能力,以给中国革命培养急需干部,并尽快适应民族革命战争的需要,在旬邑这个革命青年奔赴延安的必经要地,从1938年至1948年这十年间,先后有鲁迅师范学校、陕北公学、抗日荣誉军人学校和陕甘宁边区第二师范等4所革命学校在此办学,为中国革命培养了众多治党治国治军的优秀人才,其中很多同志在后来的社会主义建设中,都成为了各条战线上的领导骨干,为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立下了不朽的功勋。纪念馆内,一幅幅弥足珍贵的发黄的资料图片、一件件残破的装满故事的革命文物,生动地展现着关中军民那段前赴后继、奋力抗争的岁月,关中大地那个风云变幻、生死攸关的年代,我思绪万千、心潮起伏,不由得驻足俯身、沉默良久。

走出纪念馆,左侧,一颗习仲勋老人当年亲手栽下的核桃树,如今已枝繁叶茂,荫可纳凉。站在树下,再看一眼枝叶间的累累果实,不禁心弦微动,思忆绵绵。右侧,一排红军官兵生活过的窑洞容颜依旧,笑看沧桑,窑面上刷写的“延安精神万岁”几个大字工整鲜亮,警人心扉。

将要离开纪念馆的时候,无意中抬头一望,一轮金日在几团云层的映衬下,出现了一个五彩斑斓的光环。瞬间,四周一片静寂祥和,远山更显凝重苍翠,馆边松柏愈加挺拔秀丽。冥冥之中的苍穹,似乎给我们这次红色之旅作了一个圆满的诠释。这景象,或许是对80多年前革命先辈和边区军民万众一心、同甘共苦,不懈奋斗、追求光明所表达的敬意,也许是对我们在这片红色热土上找寻初心、汲取力量,笃定理想、继续前进所寄予的期盼!